維尼的蜂巢

RealTime??!! It’s amazing!!!!

山中方七日,世上已千年 四月 14, 2008

Filed under: HeartStory — kevinlin @ 2:52 下午

做資訊的處境大概跟題目這句話一樣吧,雖然有點誇大,不過半年不去理解新資訊,以圖學來說,一年的重大CG paper都不去看,大概就落後非常多了。

山中(有的版本作「洞中」)中方七日(有的版本作「一日」),世上已千年。語出漢籍「爛柯山」的故事。說一個樵夫進山砍柴,見倆神仙對弈,看得忘了時間,等下完,發現自己手裡的斧子把已經爛掉了。
洞中方七日,世上已千年。說的是下面的事,不同出處我都引一下:
東晉虞喜在穆帝永和年間(345年一356年)作的《志林》:「信安山有石室,王質入其室,見二童子對弈,看之。局未終,視其所執伐薪柯已爛朽,遂歸,鄉里已非矣。」寥寥數語,把人物、事物、前因後果交代得清清楚楚。簡練的文字中,又含藏豐富的意味,讓人回味無窮,遐想不已。《晉書》根據虞喜的記載略記為:「王質入山斫木,見二童圍棋。坐觀之,及起,斧柯已爛矣。」

北魏孝文帝時(471年一476年),酈道元在《水經注》卷四十《浙江水》引《東陽記》中云:「信安縣有懸室坂,晉中朝時,有民王質,伐木至石室中,見童子四人彈琴而歌,質因留,倚柯聽之。童子以一物如棗核與質,質含之便不復饑。俄頃,童子曰:『其歸!』承聲而去,斧柯崔然爛盡。既歸,質去家已數十年,親情凋落,無復向時比矣。」這記載較之虞喜所述,不同點甚多。酈道元的記述很具體、生動,但很顯然,酈道元是北方人,所聞有異。虞喜是浙江余姚人,所述也早。應該說,虞喜的敘述更為妥當。

南朝梁人任防(460年一508年)的《述異記》載:「信安郡石室山,晉時樵者王質伐木至。見童子數人棋而歌,質因聽之。童子以一物於質,如棗核,質含之不覺饑。俄頃,童子謂曰:『何不去?』質起視,斧柯爛盡,既歸,無復時人。」

《隋書·經籍志》載篇名為《洞仙傳》中稱:「王質,東陽人(信安當時為東陽郡所轄)也,入山伐木,遇見石室中有數童子圍棋歌笑。質置斧柯觀之。童子以一物如棗核與質,令含咽其汁,便不覺飢渴。童子云:『汝來已久,可還。』質取斧,柯已爛盡,質便歸家計已數百年。」

宋慶元年間(1195年一1200年),祝穆《方輿勝覽》在說到衢州爛柯山時寫道:「晉樵者王質入山,忽見橋下二童子對弈,以所持斧置坐而觀。童子指示之曰:『汝斧柯爛矣!』質歸,見鄉閭已及百歲雲。」另有張君房所編著的《雲航七鑒》等,也記載了此事。

明代記王質爛柯的文章很多,如寥用賓的《尚友錄》、胡翰的《青霞洞天遊記》、留文溟的《爛柯山記》等。明萬曆年間(1573年一1620年),國子祭酒蕭良有在《龍文鞭影》中寫道:「晉王質,衢州人,入山伐木至石室,見二童子圍棋,質置斧觀之,童子以物如棗核與質,含之得不饑。比還,斧柯已爛。至家已數百年,親舊無復存者。後復入山得道。人往往見之,因名其山日『爛柯山』。」

清初蔡方炳《增訂文輿記》載:「衢州府山川:爛柯山,府城南,一名石室,道書謂青霞第八洞天。晉樵者王質入山,見二童子弈。質置斧而觀,童子與質一物如棗核,食之不饑。局終,示質曰:『汝斧柯爛矣!』質歸家已百歲。

另外,余鈺、劉兆元、王觀文、周鴻、。顧元熙的《龍見壺稿》、《滌襟樓》、《宜園小品》、《芥園文集》、《蘭因館稿》等書中均有爛柯山王質觀弈之事的專著。

民國十年六月出版的《中國人名大詞典》載:「王質,衢州人。入山伐木,至石室中,見二童子圍棋,質置斧觀之。童子以物如棗核與質食之,便不覺飢渴。童子曰:『汝來已久,可還。』質取斧柯爛已盡。亟歸家,已數百年,親舊無復存者。復入山得道。」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